新聞詳情
                          您現在的位置: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詳情
                          中國光熱發電要歷經“三步走”

                          光熱電價出臺需要前置條件

                            中國電力報:我國光熱發電選址為何青睞青海省德令哈市?

                            李俊峰:縱觀全球光熱電站的選址,除了有用電需求外,都必須考慮三個條件:優質的光照資源、廉價的土地、充足的水源,考慮到我國同時具備上述條件的地方不多,而青海德令哈較為符合條件,自然成為光熱發電的實驗基地。目前,德令哈是我國較為集中的、唯一的正式開展光熱電站項目的地方。

                            其實,在光照資源上,青海德令哈是僅次于西藏的。然而無論海拔高度還是交通條件,德令哈都優于西藏。另外,電站的建設要符合電力需求。德令哈較西藏距離內陸更近一些,青睞德令哈也是基于以后光熱發電規?;l展時外送通道建設和供應青海格爾木工業基地用電考慮的。

                            中國電力報:當下光熱企業對電價出臺的呼聲越來越高,電價對光熱電站建設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李俊峰:電價的出臺,對企業而言很急迫,都覺得問題很復雜,對國家而言出臺一個電價不是很困難,但需要很多前置條件。企業必須讓政府明白出什么樣的電價是合適的,也就是要有一批可供決策者參考的電站的技術和經濟參數,可惜現在并不具備這個條件。

                            中國電力報:不具備?為什么?

                            李俊峰:政府出臺的電價必須反映客觀條件和市場需要,因為現在沒有一批在運行的電站,甚至連一批在建的都沒有,完全依賴企業的預算,制定一個普遍意義的電價,其準確率和可行性可想而知。在這次首批光熱申報項目中,企業自報的電價也是五花八門,沒有一個有真正意義上的實際測算基礎。我認為哪怕國家電價出來了,業界也會發現,困難遠比想象得多。真正的預算,應該是在電站運行一段時間后,才能發現真實的成本、真正的年發電量?,F在業界和政府都急需這些數據,有了這樣一批電站的數據,才能測算出合理的電價水平。

                            中國電力報:為何業界有這樣的共識,當下就等國家公布電價了,電價一出來就可以建電站了?

                            李俊峰:剛剛說過,現在沒法出具較為準確的成本預算,不能有合理的現金流安排,怎么去融資?即使一些企業“推算”

                            出來也并非“實戰”所得,不過“沙盤推演”而已。即使電價出臺,真正有把握開建的公司也不會太多。另外,光熱不同于風電和光伏,風電、光伏在沒有電價時就已經建成很多項目,出電價時政府已可以清楚地核算成本。當然,也不排除一些企業急需電價進行融資,甚至有的在“講故事”,那是另外一回事。

                            中國電力報:按照您的思路,在電價還未出臺的當下,業界該怎么做?

                            李俊峰:業界需要踏實的態度。像浙江中控德令哈電站,即使沒有儲能,采用天然氣補燃,沒有辦法算出準確成本,但其積極意義就在于已建成發電了,可為業界積累更多的運行、維護等經驗。所以,真正想從事光熱發電的企業,在沒有出電價時,也要下決心建設一批電站,踏實地算出相關成本,再讓國家有關部門進行評估,這才是合理的路子。

                            各階段應有不同的電價支持

                            中國電力報:您對我國光熱發電發展之路有什么建議?

                            李俊峰:光熱發電并非屬于新技術,槽式、塔式電站在國外都有成功的經驗,但中國卻沒有一個成功的商業化電站運行。雖然浙江中控德令哈電站是第一個拿到國家電價的,由于沒有儲能,也不能算嚴格意義上的商業化運行電站。所以,我認為在中國發展光熱要進行“三步走”:實驗階段、示范階段、規?;蜕虡I化開發階段。其實,國家能源局提出的示范項目,實質上包含實驗和示范階段的內容。實驗電站旨在打通工藝路線,驗證槽式、塔式、碟式、菲涅爾式等技術的可行性,同時發現產業鏈和建設產業鏈。目前我國還沒有一個電站堪稱完全打通工藝路線,更沒有建成完整的產業鏈。

                            中國電力報:現在光熱發電的成本很高,國際上認為,最終降低成本還要靠中國企業的參與,您認為呢?

                            李俊峰:光熱和光伏、風電不同,光伏過去降低成本,最主要不是因為技術進步,而是由于中國企業的涌現,國外的壟斷利潤大幅減少了。全球光熱發電市場每年還不到100萬千瓦,支撐不起規?;b備制造業,光熱發電現在還看不到光伏發電和風力發電大幅度降低成本的產業基礎,就算降低成本也得靠實踐得出結論,而不僅僅是測算。

                            我國光熱需要歷經以下過程:一是準備孕養時期,即有公司投入光熱領域并且真正行動起來,去找投資商,組團隊,建電站,發現產業鏈。二是實驗電站階段,待試驗成功后,進入示范階段,也就是規?;瘯r期,待產業鏈完善后,可以出一個穩定的固定電價。示范階段出的電價并非完善的,通過規?;拍茯炞C中國制造是否比國外成本更低。

                            中國電力報:按照您的思路,目前處于什么階段?

                            李俊峰:現在處于準備和孕養階段,已經開始少量的實驗,現在可以進入較大規模實驗階段。估計需要3年左右時間,進行50~100萬千瓦的實驗規模,也就是要建10~20座50兆瓦的電站,除了青海,還要分布在不同的地區發現和完善產業鏈。然后進入示范階段,這一階段估計得3~5年,這時可以擴大規模,應達到每年100萬千瓦的新增裝機,驗證產業鏈的規?;б?,從而測算出不同條件的正式成本,確定一個合理的電價水平,再進入商業化推廣階段。

                            中國電力報:那么,國家對不同的階段應給予怎樣的支持?

                            李俊峰:我認為,實驗階段應給予一個核算電價,鼓勵業界進行技術和模式創新。示范階段,根據實驗的結果,給一個測算電價,鼓勵業界批量化生產,為規?;l展做準備。完成這些后,可以出一個商業化的、規?;碾妰r,穩定一段時間,推動產業的發展。

                          來源:中國電力報

                          請發表您的寶貴意見,我們會及時與您聯系
                          標題:
                          內容:
                          聯系方式(郵箱/電話):
                          驗證碼:   
                              
                          中文字幕无码免费久久99